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屈辱女俘
屈辱女俘

屈辱女俘

他站在佩吉两腿之间,目光落在她那糊满了男人的精液的下身上。那些白色的秽迹说明这个女人遭到了多么可怕的凌辱。

  亚吉德蹲了下来,饶有兴致地注视着佩吉还微微开启着的肉穴。他伸出两只手指,慢慢撑开包裹着肉穴的两片阴唇,使他能更好地看清小穴的内部。黛安娜可怜的肉穴在经过了那么多男人的使用,现在发出一股难闻的混合物的气味。

  亚吉德将两只手指插了进去,轻轻转动着与肉壁摩擦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,使佩吉感到一阵疼痛。他接着将另外的手指和手掌都慢慢地伸进了这个美国女人的阴道,然后猛地一用力,随着一声难听而可怕的“咯吱”声,握成拳头的手可怕地撑开佩吉的阴道,前后抽动起来!

  慢慢地,亚吉德将自己的拳头像活塞一样运动着,直到几乎半个胳臂都插进了佩吉的身体!用力地好像要将这个女人的身体撑裂一样,抽出插进。

  佩吉原本已经麻木的感觉又被亚吉德拳头的施暴激醒,她感觉自己的阴道已经被撑得有正常的两、三倍大,一种前所未有的巨大的痛苦折磨着她,这种痛苦甚至比刚才那些警卫的轮奸带来的痛苦更可怕!

  佩吉嘴里发出低沉的哀号,随着亚吉德的拳头捅进身体痛哭起来。她知道这样下去自己会被他活活弄死的,当亚吉德的拳头又再开始深深地捅进她的阴道时,佩吉拼命地挣扎起来,但捆绑住手脚的绳索和镣铐令她的挣扎变得徒劳,只有任凭亚吉德用拳头继续着他残酷的强暴。

  翻译一直站在旁边观看这残忍的一幕,他甚至能从佩吉平坦的小腹表面看出上尉的拳头在她身体里的运动。

  亚吉德用握拳的一只手继续着他的暴行,腾出另外一只手将自己的阳具掏出来,对着被他凌虐的佩吉手淫起来。

  他像对待沙袋一样,用强行塞进佩吉牡户里的拳头推着可怜的女飞行员晃悠着。突然,他的动作越发狂乱起来,粗暴的拳头使佩吉一瞬间几乎昏死了过去。亚吉德套弄着自己阳具的手也快速地活动几下,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出来,直溅到佩吉的腹部和乳房上。

  当亚吉德终于将他的手臂从佩吉牡户里抽出,又一阵疼痛传来,但佩吉已经连对此做出反应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是随着亚吉德的拳头从身体里离开,而感到一阵空虚。

  亚吉德有些疲惫地坐回椅子里,凝视着似乎死了一样一动不动地吊着的黛安娜。他让翻译解开佩吉双腿上的绳索,打开手上的手铐,让她躺倒在冰凉的地面上。

  亚吉德知道佩吉已经彻底崩溃了,她一定会告诉自己她的单位、基地和任务。

 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,亚吉德感到自己已经恢复过来,而佩吉看起来似乎也好了一些。亚吉德命令翻译从地上将佩吉拖起来,按着她的肩膀使她跪在自己面前。

  佩吉的双臂软绵绵地耷拉着,她似乎都已经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。

  亚吉德用一种平静的口气又开始了审问,翻译也用柔和的语调对佩吉说:

  “你的单位、基地和任务是什么?”

  佩吉不敢在有任何隐瞒:“第四大队,第388分队,Mindhat,我的任务是去轰炸巴格达以北那些被怀疑生产化学武器的工厂。”

  翻译和亚吉德说了一会,转而又对佩吉说:“你早这么做不就简单了吗?

  如果你和我们合作,你就不必遭受强奸的痛苦。但你必须按照上尉的命令去做,上尉还有一件事要你做,然后你就可以得到休息了。上尉说你必须用嘴来使他满足!”

  佩吉没有再反抗。亚吉德站起来,解开裤子,掏出阴茎,然后蹭到佩吉的脸上。

  佩吉乖乖地张开嘴唇,让亚吉德将他的肉棒塞进自己嘴里。然后她慢慢地合上嘴,含着亚吉德的肉棒吮吸起来。佩吉小心地将整根肉棒都吞进去,用舌头吮着它的根部和膨胀的龟头,发出一种令佩吉感到格外痛苦和羞耻的声音。

  但她不敢停下来,生怕亚吉德感到不快。

  看到佩吉像个下贱的奴隶一样跪在自己面前,嘴里含着自己的阳具,用柔软的舌头为自己服务着,亚吉德感到无比兴奋。他用手抓住佩吉的头发用力绞着,将她的脸紧紧贴在自己两腿之间蹭来蹭去。

  亚吉德像在佩吉的肉穴里一样用力地抽插起来,粗大的肉棒一下下地捅进佩吉的嘴里,令她几乎窒息。终于,亚吉德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,一股腥热的精液直射进佩吉的喉咙里。

  佩吉一阵痛苦,但她不敢犹豫,只有将亚吉德射进自己嘴里的精液全部吞了进去。火热而粘稠的精液顺着食道流进佩吉的胃里,带给她更大的痛苦,但佩吉略感庆幸的是,这种可怕的凌辱终于结束了,至少暂时是这样。

  亚吉德微笑着将自己的肉棒从佩吉嘴里抽出。看到佩吉的嘴唇上还沾着很多自己的精液,亚吉德将一只手指伸到她的嘴唇上,将上面那些白浊的液体蹭下来。

  他盯着自己沾满精液的手指看了一会,又将手指插进了跪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的嘴里。在佩吉惊恐悲哀的目光注视中,亚吉德的手指在她的嘴里慢慢地转动着,将上面残留的精液都抹在了她柔软的舌头上。

  亚吉德觉得十分满意,明天他就可以命令这个女人按照自己的计划工作,他将让她通过CNN呼吁在三、四内结束这场罪恶的轰炸。

  亚吉德微笑起来,他甚至还赶得上自己的儿子的生日聚会。

  赤身裸体的佩吉.贝克少校被迫跪在亚吉德上尉面前,听着他愤怒地用阿拉伯语怒骂着她的广播宣传的失败。经过了无数可怕而残酷的凌辱,佩吉已经学会了在跪下的同时,将自己的双腿大大地分开,暴露出自己已经连续五天晚上遭到轮奸和用拳头摧残的阴部。

  佩吉挺直上身跪着,双手向上举起,背在脑后。她胸前两个沉甸甸的、肥大的乳房醒目地对着她的拷问者突出着。佩吉能感觉到亚吉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丰满的胸膛,她真希望此时能有东西把自己的身体都盖住。

  但这些天以来,他们一直让佩吉这样一丝不挂地光着身体,除非要拍那些他们觉得有用的电影时,才让她穿上她的飞行服。佩吉知道自己现在这种被动服从的地位和羞耻的裸露身体,将会使自己感到极大的屈辱,而且将逐渐使自己的意志崩溃。尽管意识到这一点,但她的自尊心还是在一点点地被消磨掉。

  翻译对佩吉转述着上尉的话,而亚吉德手里则提着一根电棍。

  佩吉惊恐地盯着亚吉德手里的那根金属棒,她深深了解那东西的威力,因为她的乳房和阴部都嚐到过那种可怕的火烧一样的强烈痛感。

  站在跪着的女飞行员面前,亚吉德能清楚地看到她眼睛里的惊慌和恐惧。他用金属棒轻轻磨擦着佩吉肥大的乳房上那娇嫩的乳头,那小东西竟然慢慢地硬了起来!

  亚吉德看到眼泪在佩吉的眼睛里转着,她健康而美丽的身体上慢慢沾满了亮晶晶的汗水。每当冰冷的金属棒碰到女人潮湿而紧绷的皮肤,她的身体就一阵轻微的哆嗦。亚吉德慢慢地用金属棒戏弄着佩吉丰满的胸膛,直到两个乳头都已经令人羞愧地硬了起来,他突然将金属棒顶在佩吉左边的乳房上,按下了开关!

  一股电流带着剧烈的刺痛穿透了佩吉的胸部,来自肺部的疼痛几乎使她呼吸停止了。

  “啊!!!!!!!”佩吉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,整个身体猛地绷紧了,剧烈地哆嗦起来。

  可怕的电流就像它的突然出现一样,又一下消失了。只剩下赤裸着身体的女飞行员还在低声地呜咽着,她左边的乳房还在无意识地轻轻颤抖着。

  佩吉的双手依然抱紧在脑后,她不敢乱动,等待着亚吉德接下来的施暴。

  亚吉德将电棍伸向佩吉的两腿之间,在她暴露出来的阴部轻轻磨擦着。

  佩吉痛苦地闭上眼睛,屈辱的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。坚硬的金属棒碰到她娇嫩的肉穴,使她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巨大恐怖。佩吉屏住呼吸,感觉到金属棒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慢慢磨擦着,等待着更大的痛苦的降临。

  亚吉德没有让她久等。

  “啊、啊、啊!!!!!!”随着凄厉的惨叫,赤裸着身体的佩吉痛苦地瘫倒在牢房的地面上。

  ……

  【完】